白冰逆战|逆战官网商店|
百年前美国旅行家的海南印象
来源:海南日报 发布日期:2019-05-27浏览()人次 投稿收藏


《百年前的中国》封面。 徐晗溪 摄


书中插?#36857;?#30334;年前黎族人的房屋。徐晗溪 翻拍


书中插?#36857;?#39569;在水牛背上的海南农民。徐晗溪 翻拍

  美国作家哈利·弗兰克(Harry A. Franck)被誉为“流浪王?#21360;保?#26159;20世纪上半叶最著名的游记作家之一,他在20世纪20年代初来到中国游历,利用最基础的交通工具和徒步,深入中国广阔的南方地区,足迹遍布上海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、广东、海南、广西、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湖南等省的乡村市镇,观察并记录下20世纪20年代中国真切的市井生活。

  哈利·弗兰克用自己的双脚、相机和文字,深入海南城镇乡村,广泛接触海南社会的军阀、进步学生、租界买办、贫苦乡民、传教士、手工业者等各类人?#28023;?#35760;录下1924年海南的市井生活细节收在《百年前的中国——美国作家笔下的南国纪行》》(以?#24405;?#31216;《百年前的中国》)一书中,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。

  百年前的海南是什么样?5月23日,记者采访了《百年前的中国》一书的译者符金宇,跟着他一起翻开美国作家笔下1924年海南的社会画卷。

  印象一:

  海口人对“洋人”见惯不怪

  “?#37319;?#22788;一国,若想见识当地人的真实生活,必得去往游人不常去之地,还得至少学会几句当地的语言,?#25293;?#35753;这一切变得更有意义。”哈利·弗兰克认为?#31508;?#20013;国人的生活在细节上有着千差万别的不同,而此时的西方早已实现大规模生产,城市有着统一而标准化的面孔,很难分清城市间的微妙差距。

  他习惯到“小众旅行地”游历,从广州坐船来到海南,从海口登陆,然后来到嘉积,并在定安居丁村过夜。

  他提到,海口1876年便已开港通航,有十几栋外国人的房子,住着传教士、领事、海关和?#25910;?#20154;员,海口人对“洋人”见惯不怪。但当哈利·弗兰克来到定安居丁村,却受到了全村人的围观。居丁村因为外国人的到来而变得活跃,全村人都跑了出来,连女人也不例外,或远或近地站在后面,孩子们挤在前头,围着哈利·弗兰克的膝盖打转,把他围得紧紧的,并对他袋子里的食物指指点点。

  印象二:

  40英尺高的竹子水车

  哈利·弗兰克在中国穿越北纬34°?#34987;?#30041;意到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:骆驼、毛驴、北京的马车,还有寸草不生、树木稀疏、尘土漫天的那?#21271;?#26041;风光忽然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水牛、轿子,以及狭窄的石板路在一望无际的水稻田中曲折蜿蜒,这块土地纵使谈不上更为干净,至少多了不少绿意。

  “这里水道纵横,可除了嘎吱作响的独轮车之外,极少看见带轮子的车辆;成群结队的劳工挑着担子,二者相映成趣,随处可见。”哈利·弗兰克表示,南北差异更多源自彼此对主要农作物需求的不同。

  中国南方不像北方那样种植高粱、小麦与黍,哈利·弗兰克认为,南方必须面对的一大问题是如何灌溉稻田。他在海南看到多不胜数的硕大水车,这种水车依靠流水自行转动,男?#20449;?#22899;、老老少少,再加上?#23380;印?#40644;牛和水牛,农民在人造闸沟旁忙个不停。

  哈利·弗兰克对海南硕大水车的运作叹为观止,他很好奇在没有起重机的前提下,这些巨大的水车足有40英尺至更高,完全用竹子做成,究竟是怎样竖在这里的。他在书中提到,长长的导流坝用竹子做成,斜托?#29275;?#36825;里一处那里一处地伸在宽阔的?#29992;?#19978;,竹子因为被水浸泡,加上日晒雨淋,早已变黑褪色,河水顺着竹坝,被引向岸边的水?#21040;?#28748;田地。

  “?#23380;?#31481;坝上都开了个窄口,口子中间的水流得飞快,安装在水车上的竹筒一节节微微倾斜,水就这样被舀上来,引入?#26893;?#30340;木制水槽中,流进等着灌溉的稻田。有时水流的力量不够,无法继续自行流入槽中,农民就得自己动手,爬到水车顶上,把轮子踩得转动起来,一踩就是一整天。”看到如此场景,哈利·弗兰克感慨为什么海南人却?#28216;?#24819;过发明风车。

  印象三:

  骑在水牛背上的椰岛消遣

  在世界地图上,海南岛不过是一个小?#28023;?#21487;经过?#25945;?#30340;艰苦旅行,先是坐船,接着步行,才到达连海南岛中部都不算的嘉积,疲累沉重的双腿让哈利·弗兰克对海南岛的大小别有一番感悟。他感慨道,就算不从气候的角度,而从景观的角度来看,嘉积地区比海口更显出?#21364;?#30340;感觉。

  “或许是海风的缘故,嘉积的湿热还不算难以忍受,但密密麻麻的椰林、茅草棚子还有空气中的?#31508;?#27668;息,足以将思绪带回真正的?#21364;?#22320;区。山谷里长满了椰树,一眼望不到头,还有连片的稻田。”哈利·弗兰克表示,嘉积地区的一切让他明白,为什么住在这里的外国人会把海南亲切地称为“椰岛”。

  游历中国南方的经历令哈利·弗兰克发现:海南的男孩、女孩,甚至包括妇女,村民的主要娱乐就是骑在水牛背上,或者在牛吃草的时候倚在牛身上。他认为,海南人从出生起,就习惯了又窄又硬的床板,牛腰和牛肩对海南人来说像个枕头,舒服极了,牛背则像一张躺椅,可以让人好好睡上一觉。

  “骑在水牛背上,去一个既能让牛吃草又不会糟蹋庄稼的地方,在海南,这是男孩们打发闲暇时间最主要的方法,有时也是女孩们平日里的消遣。”哈利·弗兰克提到,牛沿着稻田间狭窄的水沟吃着草,骑牛人躺在牛背上,在阳光下用大大的帽子遮?#29275;?#35201;是碰上下雨就在身上再多披一件棕榈叶做的雨衣,他们的职责就是别让牛吃了庄稼。

  哈利·弗兰克看到这个场景很有趣,想拿照相机拍摄,却?#36745;?#24819;海南人对照相的恐惧程度比他在中国平常见到的更厉害。他特地描绘了海南一位老太太看到他试图对她拍照的?#20174;Γ?#26377;个老太太裹着小?#29275;?#19981;知怎的发现哈利·弗兰克用照相机对着她,刚才明明还在牛背上打盹,立时腾地下窜起身,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,并四处散播“成功脱险”的消息,以后不管哈利·弗兰克走到?#27169;?#26449;民都?#23545;?#22320;躲起来。

  印象四:

  嘉积?#20449;?#30340;衣着打扮

  哈利·弗兰克走在嘉积路上,看到有不少劳工除了干活要背的担子,还带着一两吊沉沉的铜钱,方便在沿途的集镇买点东西,而他经过了几个集镇后,也发现海南的集市很有趣:恰逢开市集镇很热闹,街上人声鼎?#23567;?#29081;熙攘攘,到处挤得水泄不通;反之则毫无生气,街上冷冷清清,住在镇上的人就连把之前那一点存货卖掉?#24049;?#26080;兴趣。他还听说中国的集市只有赶上每个月的某几天,例如,“一、四、七”“二、五、八”这样的日子才开市。

  嘉积?#20540;?#29992;石头铺成,也?#22303;?#33521;尺宽,逢市集开市,街上全是中国人,哈利·弗兰克只能在人群里挤来挤去。他看?#25945;?#22827;们光着上身,脖颈周围一圈红印茧子,全是扁担压出来的,不少人还留有明显的擦伤,在人群里?#26041;?#25380;出,有的肩上挂着两三吊铜钱,每吊重八磅,值25美分,是挑夫的全部家当。

  他还注意到城里的男人个个光着上身,大都戴着个菱形的兜包,以大红色居多,和防止腹泻的“绒肚围”有点相?#30130;?#26377;的人在心窝前的带子上系着一个皮制的钱包,钱包是当地做的,装饰得很花哨,?#32654;?#20195;替口袋,装?#20999;?#27604;铜板更值钱的财物。

  哈利·弗兰克发现海南乡下女人?#19981;?#25140;着帽子,这?#32622;?#23376;编织精?#31119;?#22823;到足够把整个人罩住,身上穿着乌黑的衬衣和裤子,质地多为漆皮或者?#31570;迹?#25163;不时地紧抓帽子,或者提一把裤?#29275;?#28023;南?#34892;?#22478;里女孩更加时髦,戴着硬挺的草帽,很是惹眼,西方只有男人才戴这?#32622;弊印!?#25140;头饰的男人虽然见得不多,但有时也?#34892;?#30007;孩头上戴?#29275;?#23601;像?#28304;?#19978;顶着个?#20449;蹋?#20570;工?#26893;冢?#22909;像从日本学来的样式。”


旅途中的哈里·弗兰克(摄于1922年)。


书中插?#36857;?#28023;南人建造的火山石门。 徐晗溪 翻拍


书中插?#36857;?#40654;族女性正在织锦。 徐晗溪 翻拍 ?#26223;?#22270;片除署名外均由符金宇提供

  “不少女人光着?#29275;?#20197;前缠着的脚也被解开了,不过并没有见到裹脚的年轻女孩。”哈利·弗兰克还特地留意到嘉积的渡口停着不少划艇,定期往返河的两岸,另外有人需要渡?#37038;保?#33337;夫们会把?#20999;?#22320;位?#32454;?#30340;女乘客抱着或者背上岸,免得她们脱鞋赤脚。哈利·弗兰克不仅留意到这一细节,他还清楚地知道,按照中国礼仪,即使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女人在公共场所脱鞋赤脚也是不得体的举动。

  印象五:

  苗乡见闻

  哈利·弗兰克从嘉积继续向前走上两三天,便到了五指山,而苗乡则是他的必经之路。哈利·弗兰克指出,海南苗族人比生活在海南岛内腹地的原住居民来到海南的时间要晚。“海南苗族人通过放火焚山的方法把山脚下的植被清理干净,然后种上庄稼,待到几年之后土壤肥力?#26408;?#20415;迁移到他处,重复同样的耕作方式。”

  哈利·弗兰克还了解到,苗族人住的地方必须高出?#29992;?#19977;英尺,在?#32454;?#30340;山地种植旱稻、玉米之类的作物。令哈利·弗兰克?#36291;?#30340;是,苗族人说他们也有爆米花。

  海南苗族的语言由土语、官话和粤语组成,三种语言所占比例大致平均。哈利·弗兰克还按照西方人的标准来?#20848;?#28023;南苗族人,他认为,苗族人天生能歌善舞,聪明机智,勤奋好学,识字率也要高一些,但一到了十二三岁?#31570;辉?#19978;学。

  印象六:

  藤是海南黎族的“特产”

  在哈利·弗兰克看来,黎族人基本住在深山?#29421;?#20043;中。

  “黎族人?#32676;?#26063;人身手更加灵活敏捷,眼睛更黑,鼻子也更尖,这样脸看上去会更为瘦削一些。”哈利·弗兰克留意到黎族人使用的语言,他表示,黎族有不少地方,虽然所有的黎族男人和不少女人都能说“海南话?#20445;?#20294;各个地方之间语言并不相同,不少方言与东南亚一带的语言非常接近。

  “黎族男子现今的穿着打扮与汉族人大体无异,也有不少人剃掉了头发,可有的地方依?#19978;?#30528;腰?#36857;?#36824;有更多地方仍然保留着独有的发式,叫人一眼就能分辨。”哈利·弗兰克提到,黎族女子有一整套独特的编织衣物的方法,上衣和裙子的图?#24178;?#24425;鲜艳,不同的地方,?#36335;?#27454;?#20132;?#25130;然不同,有的地方穿的裙子像个圆筒,窄得连自如走路都困难,但大多数地方的裙子长?#32676;?#23569;过膝。

  藤是一种?#31908;种?#29289;,上面长满倒?#36427;?#20687;长长的钩子一样锋利无?#21462;?#21704;利·弗兰克指出,藤是海南黎族的“特产?#20445;?#38752;近沿海地区的黎族人用藤条和汉人、客家商人交换自己需要的物品。

  印象七:

  热爱音乐的黎族人

  哈利·弗兰克花了不少笔墨来描述黎族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他观察到,黎族人的房屋地板用藤条或者竹篾编成,高出地面一英尺有余。每个村落的棚屋?#21152;?#19968;个粮仓,要是有多余谷子就存放在里面。

  黎族人家家户户?#21152;?#26684;子棚架,上面挂满了南瓜之类的瓜藤,他们喜抽天然的烟草叶,这也是他们园圃里的主要作物。此外,他们还栽种木薯、香菜、莴笋、辣椒和一种类似槐蓝的豆类作物。园子用竹子筑起篱笆,黎族人还发明了一种平衡装置驱赶飞鸟走兽。在他们的设计下,这种装置山泉水灌满时便会斜到一边,水倒干净之后又会落回去,撞在石头上发出响声。

  在黎族人生活细节中,哈利·弗兰克看到他们对音乐的热爱:在婚礼上,新郎新娘和最亲密的伙伴们会一?#32972;?#27468;,彻夜不休?#40644;?#26102;,黎族男人经常带着一?#20540;?#31783;口琴,?#32654;?#25171;发大把休闲时光,而女人们则忙着干活,只能一边用木臼舂米脱粒,一边有节奏地连续?#27809;?#26408;?#30130;?#36824;有一种竹笛,是用鼻子吹的,声音不大却音律优美,堪称黎族?#21046;?#20013;最完美的一种;就算集体劳作时,黎族人也会一起合唱。

  ?#25226;?#28023;黎族人住的这片地方十分荒凉,到处都是灰色多孔的火山石。(编者注:这些居民应该是今海口羊山地区的临高语族群的先祖,并非黎族人)”哈利·弗兰克在返回海岸的路上看到,沿海居住的黎族人的房?#21360;?#24217;宇、公路、坟墓和村庄都是用火山石做成的,且几乎每一棵大树底下都能见到座微型庙宇或者神龛,修得相当精致,大部分建有石柱,仿若一座小巴特农神庙。

  哈利·弗兰克了解到这里附近有一座火山,以前喷发过,把整个地区都埋在了厚厚的岩浆底下,这些熔岩?#32479;?#20102;今天看到的石头,当地人想尽一切办法利用这种难以使用的材料。因此,石头路的?#33050;源?#31435;着坚固的石墙,不少田地被石墙包围起来,就连每一座小小的园圃也不例外,就是为了把它们从田里清理干净。(记者 徐晗溪)

(编辑:张世辉

[字?#29275;?a href="javascript:fontMax()" >大 ]


网站声明
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,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?#20113;?#30495;实性负责,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?#30340;?#30340;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?#25285;?#25105;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电话:010-82685629 电子邮箱:zgmzb@sina.com
?#34892;荒?#23545;我网的关注!

最新新闻

专题

更多>>
  • 2019·中国西藏发展论坛
  •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?#27493;?#20122;洲命运共同体
  • “一带一路?#32972;?#35758;源于中国 机遇和成果属于世界
  • 30个自治州?#37319;?#25171;赢脱贫攻坚战
白冰逆战